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图文精华

恰卡门户 门户 热点资讯 查看内容

红林悟道《韩非子-五蠹》第九章,乱源,讲了什么(韩非子五蠹)

2022-1-26 20:50| 发布者: 恰卡优化师| 查看: 28| 评论: 0|原作者: 恰卡生活常识|来自: 互联网

红林悟道《韩非子-五蠹》 第九章 乱源

红林悟道《韩非子-五蠹》上一章韩非子给我们讲了原始初期的先民自治的事情,我们暂且用原始*共*产*主*义*的概念来界定这一时期韩非子五蠹。这一时期的特点就是先民自法,没有律法,自然也没有律法判定的赏罚,原始先民都安定无事,自然而然的活着,不需要为了生存物资与生活空间争斗。造成这样“美好”结局的原因就是人口少,物资丰富。

当人类还处在原始初期,成规模的族群还没有形成,还是以家庭为生存与生活单位,先民还没有进入农耕时代,还是通过采集与狩猎获得生活物资,相对来讲生活物资还是丰富的,不需要去争夺。就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原始先民实现了自治。所以说“自治”是要有社会基础的,没有纯意识形态的自治,任何一种社会形态都要有相应的社会基础作为支撑。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社会意识形态的高级阶段就是*共*产*主*义*,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是*共*产*主*义*社会。*共*产*主*义*思想为*共*产*主*义*社会奠定了思想基础。*共*产*主*义*社会是指在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和广大共识范围,人们科学文化水平和思想觉悟,道德水平极大提高的基础上,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原则的劳动者有序自由联合的社会经济形态。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不管是原始的还是高级阶段的共产主义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社会生活物资丰富,只不过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物资是从大自然采集狩猎来的,而高级阶段*共*产*主*义*社会的生活物资是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生产出来的。

人口少,物资多,人民自治。那么人口多,物资不够,社会与人民会怎样呢?韩非子的论述是“今人有五子不为多,子又有五子,大父未死而有二十五孙。”意思是:现在人们养有五个儿子并不算多,每个儿子又各有五个儿子,祖父还没有死就会有二十五个孙子。这是人口增多的原因,以家庭为单位的群体通过与其它家庭的不断结合繁衍,人口不断扩大,逐渐形成人口庞大的族群,社会初级形态产生,族群内部分工协作,但会为物资的分配产生争斗。族群之间为了生存物资与生活空间开始争斗,这时基本的制度与秩序开始产生。

人口多,物资少,为了生存与生活,发生争斗。对于这一阶段的人类社会韩非子认为“是以人民众而货财寡,事力劳而供养薄,故民争,虽倍赏累罚而不免于乱。”意思是:因此,人口多了,而财物缺乏;费尽力气劳动,还是不够吃用。所以民众互相争夺,即使加倍地奖赏和不断地惩罚。结果仍然免不了要发生混乱。族群内部与族群之间产生争斗的根本原因是食物短缺。这一点,贯穿了整个人类社会,原始时期的物资短缺表现在没有吃的,这是人性自然属性的表现,而现代社会的物资短缺表现在吃不够,这是人性社会属性的表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欲望,佛家讲住相,现代人的思想只停留于事物的表相上,满足于事物的占有上,已不记得本性。

所以归根结底,*共*产*主*义*还是把“生活物资极其丰富”作为社会发展的基础,没有这一点,恐怕连原始的*共*产*主*义*都实现不了。由此可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解放生产力是多么的伟大,乌托邦的空想再美好也填不饱饥肠辘辘的肚子,原始先民的思想再纯洁饿了还是要吃东西。不管是什么样、什么阶段的社会与意识形态,都要解决人民对生活物资的需求,这是一切社会活动的前提。

【是以人民众而货财寡,事力劳而供养薄,故民争,虽倍赏累罚而不免于乱。】

依法治国只是一种治国之策。法律再全,赏罚再明,人民没有基本的生活物资,国家一样的会乱。所以,发展是硬道理,只有发展了,社会财富才会不断增加,物质丰富是社会发展和谐的基础。以人民为中心的治国理念既要解决人民美好生活的物质需求,还要解决精神需求。

红林悟道《韩非子-五蠹》 第三十章,必诛,讲了什么

红林悟道《韩非子-五蠹》 第三十章 必诛

红林悟道《韩非子-五蠹》上一章韩非子用“十仞之城”来比喻峭法严刑,说明法规之力在育人治世方面的作用与价值。仞,古时八尺或七尺叫做一仞(周尺一尺约合二十三厘米),十仞也就是十六米左右,这么高的城墙像楼季这样厉害的攀登高手也过不去,因为到达了人类的运动极限。国家律法就是十仞之城,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国家律法不仅在于严惩犯罪,安定社会,更在于防微杜渐,与父母之爱、乡人之行、师长之智一齐起到育人治世的作用。

依法治国是千秋大业,古代城墙为何要筑这么高,就是因为城是国都,国就是城,城就是国,城没了国就亡了。韩非子将国家律法比做十仞之城就是要说明其重要性,弃法如亡国。峭法必严刑,如不严刑如同“千仞之山”一样有了倾斜度,就连瘸腿的母羊也可以被赶上去放牧,这就是小官大贪的原因。执法不严,国家资源与社会财富就成了“跛牂(zāng)”们的私有草场,中饱私囊。

治国的道理大家都懂,治国的策略君主都明,但朝代的更替告诉我们,其实都不懂,根本原因都是亡国之君弃法随性造成的。弃法如同十仞之城的城墙倒了,没有了城墙的防护敌人很快就会攻陷国都,国家就亡了,只是这个敌人不是外敌而是内贼,是众多的不才之子。从这个角度讲,依法治国确实是千秋大业,尽最大努力减少不才之子,培育更多的守法之才,从根源上减少社会不安定与犯罪因素,国家才能长治久安与国富民强。

韩非子嫌“十仞之城与千仞之山”的例子还不够,又举了“布帛铄金”的例子来说明国家律法的作用与价值。韩非子先对布帛铄金的例子进行了解释“布帛寻常,庸人不释;铄金百溢,盗跖不掇。”意思是:十几尺布帛,一般人见了也舍不得放手;熔化着的百镒黄金,即使是盗跃也不会伸手去拿。严格执法就是铄金所产生的威力,让你不敢去碰,碰了就会受伤,而且很痛。不严格执法就是布帛,没有什么损伤为什么不拿呢?

韩非子也解释了原因“不必害,则不释寻常;必害手,则不掇百溢。”意思是:不一定受害的时候,十几尺的布帛也不肯丢掉;肯定会烧伤手时,就是百镒黄金也不敢去拿。“布帛寻常”的原因也是不才之子的形成的原因,父母之爱、乡人之行、师长之智如同布帛没有损伤自然无力,无力则规矩无用。严格执法,让世人知道犯法后的结果,自然就没有人去犯法了。

韩非子总结道:“故明主必其诛也。”意思是:所以明君—定要严格执行刑罚。韩非子例子举了很多,从君主与国家利益的角度与高度讲过,从普通百姓的角度讲过,总之,依法治国,严格执法是明主必须之为,是为君之道的体现。韩非子的举例很形象,也很真实,把无形形相、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国家律法具相化,让人一下着就明白了律法的作用与价值。圣贤,从来就是从大地上生长出的参天大树。

【布帛寻常,庸人不释;铄金百溢,盗跖不掇。不必害,则不释寻常;必害手,则不掇百溢。故明主必其诛也。】

“万里长城万里空,百世英雄百世梦”再高的城墙也有倒的时候,再厉害的英雄也有过世的时候,只有“道”是永世长存的,国家要想长治久安,就要依法治国,因为国家律法是“道”的社会化演化物,是“道”在人类社会的具相。

以上就是科蓝科技网»韩非子五蠹,红林悟道《韩非子-五蠹》 第九章,乱源,讲了什么的相关内容了,更多精彩请关注科蓝科技号公众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布文章
返回顶部